东亚书房》新潮社恐同惹争议,及其他艺文短讯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5M生活邦385人已围观

东亚书房》新潮社恐同惹争议,及其他艺文短讯

日本LGBT团体围堵自民党总部进行抗议(撷自youtube)

【得奖消息】第54届谷崎润一郎奖,由星野智幸的《焰》(新潮社)夺得。1997年星野以出道作《最后的吐息》拿下文艺奖,3年后《人鱼唱着唤醒的歌》赢得三岛由纪夫奖,尔后又接连囊获野间文艺新人奖、大江健三郎奖、读卖文学奖等重要奖项。今年初出版的短篇集《焰》,共由9个故事构成,在原野中围绕着火焰的人们,各自讲述自身的故事、继而消失。虽然呈现了宛若迎向末日的世界,却为人间地狱燃起一点曙光,给予读者未曾有过的奇妙体验。
这9则不同时期完成的短篇,最终拼凑出一个完整世界。星野透过时而幻想、时而滑稽、时而严肃的笔法,敏锐地指出现代社会的危机和希望。作家兼书评家泷井朝世评述,这部作品所表达的,也许就是「以自己的话来诉说」这件事。在这个受到网路等各方言论左右、人们随波逐流被加速沖往同一方向的社会,只有向自身探问实际感受、拼了命思考,并说出承载真实情感的话语时,故事才终将开始。


星野智幸作品,左起:《最后的吐息》、《人鱼唱着唤醒的歌》及《焰》

第26届萩原朔太郎奖日前发表,本届奖项由中本道代的《接吻》(思潮社)夺得。中本曾于1985年获得第2届现代诗La Mer新人奖,并于2009年以《花与死王》获第18届丸山豊记念现代诗奖,其他主要诗集着作,包含《春之空屋》、《春分Vernal Equinox》以及《黄道与蛹》等。《接吻》为中本睽违十年的新诗集,描写他在广岛的幼年经验、父母的记忆、战争的伤痕,以及不同世代的梦,细腻地呈现他在漫长的时间中,如何凝视生者的爱与痛苦。
 第二次关根奖第13届奖项,由金光桂子的《中世王朝物语:享受与创造》(临川书店)夺得。关根奖的名称取自御茶水女子大学名誉教授关根庆子,表彰对平安时代文学、语学贡献卓越的女性研究者,2004年后该奖曾一度中断,2006年以「第二次」为名再度复活。
《中世王朝物语》最早成书于平安时代末期,当中包含许多女扮男装、身分交换、一人分饰两角、女同性之爱、女帝治国等,从现代角度来看亦相当奇妙有趣并富含文学性及想像力的情节。在《中世王朝物语:享受与创造》一书中,金光细緻地分析本作的历史和思想背景,考据《中世王朝物语》如何受到过往着作的影响,以及其独特的创造力所在,为研究者必读的精彩之作。
 第17届新潮社小林秀雄奖及新潮纪录文学奖结果出炉。
本届小林秀雄奖由南直哉的《超越与实存:围绕「无常」的佛教史》(新潮社)夺得。南直哉于1984年出家得度,现为日本曹洞宗的禅僧,曾出版《禅僧教你放下我执的生存方式》、《恐山:死者所在的场所》、《善的凭据》等诸多宗教着作。本次得奖作《超越与实存》以佛教「诸行无常」的概念出发,讲述佛教从印度经中国传到日本的过程中,如何与「佛性」、「唯识」、「净土」等超越的理念结合和变化。探究「我为何」、「死为何」、「佛教为何」等佛教哲学。本书可谓南直哉倾尽身心灵的佛法探求之旅。
另外,古川胜久以《北朝鲜核的资金源:「国联搜查」祕录》(新潮社)一书,获得本次新潮纪录文学奖。古川曾担任联合国安理会北韩制裁委员会专家小组委员,基于在最前线持续观察情势的经历,新书揭密北韩为何即便多次受到联合国「最强的制裁」,却仍能开发出攻击範围直达美国的强力核武兵器,并分析看似严密的国际包围网下,非法网络暗藏的漏洞。本书问世后,在出版界和读者圈皆获得高度评价,亦有读者表示「希望这部作品能激起更多舆论和话题」。作家兼评论家猪濑直树指出,本作让我们看见作者孤军奋斗的活跃和极限,但他最后也忧心质问:「执政当局真的有心侧耳倾听作者悲痛的吶喊吗?」。


上排:南直哉及《超越与实存:围绕「无常」的佛教史》;下排:古川胜久及《北朝鲜核的资金源:「国联搜查」祕录》(皆取自新潮社)

【作家动态】擅长黑暗推理的畅销作家凑佳苗,首度挑战学园青春小说。新作《广播Broadcast》(角川出版)描写与田径梦想擦身而过的主角圭祐加入高中放送部后,为参加全国广播剧大赛所引发的各种事件。在混杂了梦想与友情、忌妒与后悔、青春与反抗的过程中,圭祐能找到新的「梦」吗?凑佳苗写道:「如果心中怀抱着什幺,那幺比起戏剧化的青春,创造戏剧的青春也许更为有趣吧。」
为配合《广播Broadcast》的出版,角川决定将作品中出现的放送部广播剧全国大赛「JBK放送大赛」搬到现实舞台,作品募集至本月20日,最优秀的作品将会在评审结果出炉后于角川官网公开。
 继不久前翻拍为电视剧的《下町火箭幽灵》,直木奖作家池井户润又将于本月底(9/28)出版《下町火箭》续作:《下町火箭八咫乌》(小学馆)。这个由準天顶卫星「八咫乌」引发的波澜壮阔的故事,将会如何收尾呢?对曾经经历过巨大挫折的人而言,佃製作所的社长佃航平无疑能再次激起大家的热血与感动。
 曾以《日蚀》拿下第120届芥川奖、并以《白日音乐会的终幕》获得第2届渡边淳一文学奖的平野啓一郎,本月将接连出版两部新作。小说《某位男子》(文艺春秋),描写律师城户受过去的委託人里枝所託,商量关于「某位男子」的奇妙事件。人为何能爱着另一个人?即便背负着童年时期深刻的伤痛,人依然能拥有爱吗?在探索里枝过世丈夫「大祐」生平的过程中,改变了自身过去而活着的男人们,也一一浮现样貌。
平野于本月出版的另一着作《思考的芦苇》(キノブックス出版),书名出自17世纪法国着名数学家暨哲学家帕斯卡(Blaise Pascal)的名言:「人类不过是自然界中最为脆弱的一根芦苇,但他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。」帕斯卡以此诉说人类的脆弱与孤独,却也彰显思想的伟大之处,以及现代人的精神。本书为平野20年来围绕着文学、思想、美术、音乐、娱乐以及社会问题等广泛议题撰写的散文集结,书中共收录67篇精彩文章。
 推理作家石田衣良本月中出版人气系列作《池袋西口公园》第14部《七个试炼》(文艺春秋)。曾拿下小说杂誌《ALL读物》推理小说新人奖、直木奖、岛清恋爱文学奖等奖项的石田,作品多与现代社会芸芸众生的情感及现实困境紧密贴合。新作《七个试炼》中,水果行侦探真岛诚和G少年国王安藤崇,再度联手解决池袋的疑难杂症,本书收录围绕着现代社群网路、丑闻艺人、邂逅咖啡馆、亲族监禁等事件的4个短篇故事。
 经历过二次大战的小说家大城立裕,在92岁这一年,用寂静却丰饶的独特笔调,书写以沖绳为背景的《你》(新潮社),娓娓道来与妻子共度的六十余年岁月,以及过去鲜明的悲伤、悔恨和感谢。除了同名短篇〈你〉之外,本书共收录包含〈御岳的少年〉等共6篇私小说。
学识渊博的大城出生于日本沖绳县,是沖绳第一位芥川奖得奖作家,2015年更以第一篇私小说〈轨道的彼端〉获第41届川端康成文学奖。除了各领域的丰富着作外,大城更曾获颁紫绶褒章、勋四等旭日章、沖绳县功劳奖、沖绳时代新闻奖、琉球新报奖等象徵其人生贡献的重要奖项。评论家川本三郎表示,这本书是今年9月满93岁的大城对于过去道路的回顾,「既是个人史,也是市井小民眼中的沖绳现代史。」【业界新闻】今(2018)年8月,由日本新潮社编辑出版的《新潮45》月刊,刊载了自民党众议员杉田水脉以「对LGBT过度支援」为题的文章,文中出现「LGBT无法生育小孩、没有生产力、浪费税金」的仇恨言论,引发网友及相关社运团体严厉批判。对此新潮社旗下的文艺编辑部官方推特,引用创办人名言:「违背良心出版,就算死也不干」表达不满,其他社内推特亦出现反对意见,演变成内部意见不合,「网内互打」的局面。自民党党揆安倍晋三曾发言为杉田缓颊,指出她只是还太年轻,并强调「自民党是一个尊重意见多样性的政党」。
《新潮45》是针对45岁以上读者群的综合性杂誌,正当杉田与新潮社受到舆论多方抨击之际,9月18日发行的最新一期《新潮45》又刊出长达四十多页的特辑,反驳舆论并为杉田言论护航。该专辑主张:「如果要保障LGBT的权利,则应同时保障癡汉性骚扰的权利。」此举直接引爆网友的抵制潮,不少书店已自主下架新潮社书籍。目前事件仍在日本争议不休。 新潮社社长佐藤隆信21日发表声明,指出该社向来尊重言论自由、观点多样性及编辑权的独立性,隐晦承认《新潮45》的特辑「充满偏见,偏离常识」,他强调歧视和少数群体问题是文学中的重要主题,未来该社将继续认真考虑歧视性的表达。 


《新潮45》10月号目录

近日发生了一起彷若推理小说开场的窃案:开创社会派推理小说的着名作家松本清张,其出生地日本福冈县北九州市的市立中央图书馆遭窃,被盗走的正是清张的着作。
根据馆方说法,9月8日上午9点左右,开馆前馆员巡视时,架上的《松本清张全集》并无短少;但隔天同样时刻巡视时,却发现书架上少了57本书,接着在馆员确认书籍借阅状况的35分钟内,架上又消失了5本书,在书架上仅剩第66卷《老公》。
《松本清张全集》共计66卷,扣除掉已外借的3本书,总计62本遭窃。图书馆以损失约20万日元的失窃案件向福冈县小仓北警察署报案。
摆放松本清张全集的书架距离借书柜台约10公尺,但正好是管理员视线和监控摄影机的死角,馆内也没有设置防止将书擅自带出的警报设备,目前尚无更多线索。
这些书长19公分,宽13.5公分,单本重约600至800公克。62本的总重量共约40公斤。该馆的负责人表示,「一次偷几十本书是很困难的事」。
松本清张于1992年去世,享寿82岁。其作品有《点和线》、《砂之器》、《黑色皮革手册》等。
 经典漫画《樱桃小丸子》作者樱桃子,8月底因乳腺癌去世,享年53岁。《樱桃小丸子》自1984年出刊至今已逾30年,作品除动画化外,更曾翻拍真人版电视剧。日本富士电视台于9月15日播映《樱桃小丸子:来自义大利的少年》一刀未剪版,作为樱桃子追悼特别节目。去年底病逝于九州福冈的时代小说家叶室麟,曾以《乾山晚愁》、《银汉之赋》、《蝉记》等作品获得多项知名文学大奖,其遗作《梅影恋空枝》(文艺春秋)终于在本月出版。本书为叶室生前最后的长篇小说,书名取自日本中世文学《古今和歌集》卷十六〈哀伤歌〉中,由纪贯之所作的编号851首最后一句,描述故人已逝,却见其家梅花盛开的景象。叶室以此追悼珍视之人的逝去,他曾提到:「随着年龄增长,这种心情也在我心中越发深刻。我希望能以小说的形式,将心里的想法传递出来。」
在8月举办的叶室麟送别会中,叶室于西南学院大学的同窗,笔名东山彰良的台籍作家王震绪表示:「叶室笔下的主角很接近他本人。我想他应是怀抱『即使不被任何人理解,正确的事物就是美丽的,而那一定能够成为某人的救赎』这样的信念写下作品。」而作家安部龙太郎则指出,叶室对于社会强者抱持着不良少年般的反骨精神。
 今年9月20日发行的日本杂誌《Studio Voice》第413期,将刊行「Flood of Sounds from Asia现下自亚洲萌生的音乐」特别报导。《Studio Voice》是以文化和音乐为主题的经典杂誌,本期特别关注亚洲圈音乐,特别是中国、泰国、韩国、台湾等地的音乐场地及组织,台湾的音乐开发团队Smoke Machine以及Bass Kitchen也出现在这次的取材名单上,音乐迷不容错过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