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你点歌|我是男同志,我活在同性关係会被定罪的国家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5W漾生活962人已围观

单元,週三準时为你放歌!当你觉得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时,去感受挫折、孤独、空虚,那过程会带给你力量。

海苔熊你好:

我是一名在台湾生活了 5 年的外籍学生,也是一名未和家人出柜的男同志,因为一些缘故,最后选择回到了自己的国家生活,这里是一个同性亲密是不允许的国家,甚至可能被定罪。

我离开家乡已经很长一但时间了,所以的朋友已经失联,也没什幺朋友,所以回到这里只有家人,与家人的相处向来都是报喜不报忧,只要说出自己的软弱都会被说是长不大的小孩,被训斥应该要像个男人之类的回应。

我的朋友伙伴,与成为我支持系统相关的人全都在台湾,回到这里我感到很孤单,所以试图都会用软体认识一些同志朋友,但大部分都会倾向要发生亲密关係,但也有一些聊得来,见面后就会失联,理性的思考都知道自己不是对方期待的那个人,但每次被丢下我都会很失落,每次和大家说再见的时候,我都会很难过,可是我找不到,为什幺对我来说,说再见那幺难,我不知道怎幺接着自己的失落,接着那个被丢下看着身影离开的无助,我很想帮助自己,可是我好无力。我不知道可以向谁说,只能悄悄的把它发给你。

每次听到这首歌,都觉得好像贴在自己身上听着自己的心跳一样,是那幺真实又那幺无形,就像又说再见的时候。

为你点歌|我是男同志,我活在同性关係会被定罪的国家
图|〈失落沙洲〉MV 截图

我看到自己,我想用力的张开双手,却接不着,也许我很期待有人来接着我,但环境不允许我说「我不好」,所以当再一次却被丢下的时候只能自己徘徊。

by 小苏打(点播时间:2018 / 10 / 12 下午 11 : 24 : 20)

亲爱的小苏打:

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,「被丢下的感觉」这句话深深地刺中我,不论是在制度上不被承认、在网路上认识的人断了联繫,或是离开台湾回国之后,生活圈骤变的感觉,都是一种失落,你就像是随着潮水涨退的沙洲,有时候摸不清楚自己的形状,有时候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,也有时候尝试在浪潮当中想要抓住一点什幺,张开手,却发现是一场空。又不能被允许说自己不好,又找不到人可以依靠,接不住自己,也没有人可以接你,感觉真的就像是一种流浪,明明在家乡,却一点也没有家的感觉,该怎幺办?(推荐阅读:当你终于不再抗拒遗憾,你才能超越遗憾)

心理学 OK 绷

前几天在上课的时候,老师谈到存在主义中一个非常有趣的概念,叫做「意义感」(meaningfulness),当我们人生有目标而且有办法去追求的时候,这个生命就会有意义。但是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,在下面 2 种情况下我们会感到焦虑:

为你点歌|我是男同志,我活在同性关係会被定罪的国家

  • 存在的焦虑: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幺,不晓得要做什幺,失去人生方向的感觉。例如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待在国内就业和生活、不知道自己活着的目的和意义是什幺、不晓还能为自己的人生做点什幺等等⋯⋯。

  • 挫折的焦虑:虽然有目标,但却没有办法达成,例如结婚但你的伴侣不想,你想要一段稳定的关係但找到的却都是炮友,你希望父母能够接纳你,但他们只是给你更多的规则和贬低。

    其实只要活着本身就会有焦虑,有些时候焦虑是推动我们活下去的动力(有点像是电池一样),只是我们有没有办法跟他一起共处,或者是当我们发现好像没有那幺喜欢自己的时候,先慢一点,不要那幺快当那个自我责备的人。或许你还没有办法看好自己、你还没有办法喜欢自己、但至少你可以给自己一种选择,就是当旁边的人不允许你哭泣、不允许你失落的时候,你可以允许自己有一个失落的沙洲,允许自己在上面漂流。当你愿意让自己流浪,流浪本身也会带给你力量。

    在具体的做法上,下面几个方法你可以参考:

    • 如果没有任何人可以当你可能的伴侣,那幺至少找一个可以理解和支持你的朋友维繫你的系统。虽然物理上离开台湾这个地方也疏远了你和台湾的联络,但网路无远弗届,或许曾经生活圈重要的朋友,也可以透过远端给你支持。重新跟他们搭话、打个招呼,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旅途。

    • 如果没有任何可以接纳你的地方,布置一个安全的基地:我在澳门有一个非常厌恶自己的朋友,多年来不被父母接纳,他总是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小孩,直到他在家里面的楼梯间布置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。他用棉被、香水、乾燥花,还有好多的娃娃,把楼梯底下的三角形空间弄成一个舒适的地方,等到孤单的时候就会躲到那里面,靠着墙壁吃着饼乾,在这里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是被爱的。当然,如果长期下来还是没有改善,也会建议你去做心理咨询。

    • 如果没有人能够接受你的同性感情,先假装以异性恋的方式跟朋友分享你的感情困扰。多年前詹宗仪心理师曾经跟我分享,当你要跟朋友说「我男朋友⋯⋯」觉得这艰辛很难开口的时候,可以先假装用「我的女朋友⋯⋯」来描述,先找到能支持你的对象,再慢慢地看情况要不要跟他出柜。

      为你点歌|我是男同志,我活在同性关係会被定罪的国家
      图|〈失落沙洲〉MV 截图

      记得多年前我在一篇文章[1]里面谈到有关于存在主义的观点,其实就是在生命的挣扎当中,找到一个可能的出口。

      人类最大的恐惧之一是发现自己的空虚。我们独自而来,又独自离开,那幺自己的核心究竟是什幺?

      我们都是孤独的,但也因为这样,我们才有机会跟其他生命产生联繫。当你真正能了解到,自己的未来不必然複製于过去,当你真正能看见自己的限制,但仍然感觉到自己是有价值的,你就可以从过去与孤独的束缚中走出来,学习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。」[2]

      我经常觉得,孤独就像是炼金术[3]一样,只有透过最严峻的考验,才能够淬炼出,不再老是希望有人可以依靠的自己。当然,这个过程是痛苦的、无助的、每一分每一秒都想放弃的,但如果每一个路口你都能够选择对自己温柔,或许你会发现,没有任何的港口可以将你拘留,因为你就是自己的港口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