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你点歌|未完成的爱:放下你,也放下自责的自己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5W漾生活369人已围观

单元,週三七点,準时为你放歌!那些年的未竟之爱,儘管分开多年,我依旧会在梦里见到你。

亲爱的海苔熊:

我和 N 是研究所不同科系的同学,硕一时很少有机会互动,却常常因为上课教室在隔壁而会碰到面,N 的外型是我所喜欢的,高挑、帅气又温柔,因此常常很期待能够在上课时与 N 擦身而过。

硕二开始和 N 的科系有许多合作活动的机会,也因此开始有很多机会能和 N 互动,当时辗转得知 N 已有一稳定交往的女友,虽然很失望,但还是偷偷喜欢着 N。N 的个性很贴心温柔,对每一个人都很好,因此常将 N 给予我的许多贴心举动当作是他对每个人都会有的行为,直到很多时候 N 会单独约我碰面、吃饭甚至牵起我的手,我开始认为也许我们的关係已经有进一步的发展,但 N 却常常在我们各自回家后就不接我电话、不回我讯息,在某一次单独一起散步的时候我鼓起勇气直接跟 N 确认关係,却得到「我真的很喜欢妳,但我也放不下我女朋友」的回应,当下觉得很心碎,但 N 却给了我一个很深的拥抱。

在那之后还是一直跟 N 维持着暧昧的关係,甚至发生了关係,但在发生关係后 N 却突然不再联繫、不再约碰面、甚至连讯息都不回,上课时碰到面也当作什幺事都没发生,可悲的是我却连找他讲清楚的勇气都没有,一直觉得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,因为不喜欢和朋友分享悲伤情绪的个性,自己独自承接这莫名被抛弃的悲伤一年多,白天强颜欢笑,晚上哭泣入睡,直到遇见了当时的男友(现在的老公),这悲伤才稍微开始淡掉。(推荐阅读:为你点歌|如果还有一次机会,你会奋不顾身去爱吗?)

我很感谢后来老公的出现,陪伴我走过那段悲伤的时候,现在我们很幸福,也有一可爱的孩子,但我却常常在午夜梦迴时梦见这段让我身心疲惫的感情,梦里常常是我对着 N 哭泣,或是愤怒责备 N 为什幺伤害我的画面,我知道我对 N 有许多未竟事宜,也许只能藉着梦境来发洩我对 N 的所有情绪了吧⋯⋯

当时的悲伤情绪再度浮现,但自己已能慢慢去抚平这悲伤了,事件已过了六年多,原来时间真的能沖淡一切。

by Linda.H(点播时间:2018 / 2 / 8 下午 3 : 34 : 56)

为你点歌|未完成的爱:放下你,也放下自责的自己
图|《Letting Go》MV 截图

亲爱的 Linda.H:

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,又过了半年(我还特别去按了日期计算机),不知道现在的你,还常常会梦见当时的自己吗?就像你说的,儘管现在已经结婚有小孩,当年的未竟就好像「照胃镜」,反覆出现,明明已经过去了去还是过不去,六年多来或许你也曾经怀疑到底是什幺困住了自己?

你的故事里面,我觉得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「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?」

Linda,我想要很认真的跟你说(真挚地看着你的眼睛貌),这不是你的错、这不是你的错、这不是你的错,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讲三遍。儘管我强调这幺多次,你可能还是很难相信,既然不是你的错,而且两个人当初真的爱过,那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哪里搞错了呢?

心理学 OK 绷:阅读梦境的练习

有时候我们选择相信一种解释,并不一定是因为我们真的相信它,而是在无法给出更好的解释的时候,我们「需要」一个解释,这个解释能够让自己暂时宽慰,或者是逃避一些更沉重的伤痛。

比如说,你之所以选择相信(或者是怀疑)「是不是我做错了什幺」,那是因为把焦点放在前面这句话上面,你终于可以逃避「是不是他根本就没有真的爱过我」这个可能性[1],毕竟「他不爱我」这是让你更痛苦的东西。回想一下,当年两人从暧昧、甚至发生了关係,他不愿意给你承诺,那幺你们之间剩下什幺呢?如果连爱都没有,你不就什幺也不是了吗?由于想到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,所以你宁可躲到「会不会是我做错了」的壳里面,这样一来可以维持他的好的、正面的形象,来也可以维持那段美好的暧昧,在你心里如风中残烛般,摇曳的火苗。

当然上面这只是我的猜测啦,毕竟我也没那幺了解你们的过往,所以你当作参考就好。不过,我更好奇的是你后来陆续不断出现的这个梦境,如果梦境会说话的话,你觉得他想要告诉你什幺呢?

「⋯⋯我对着 N 哭泣,或是愤怒责备 N『为什幺伤害我』的画面⋯⋯」

我觉得你说得很好,你有觉察到,在现实生活当中的你没有办法真正去怨恨或者是责怪 N,所以你藉着梦境来发洩对 N 的所有情绪,有点像是你在现实生活当中没有办法完成的事情,梦里面协助你完成了,换句话说,梦的功能是协助你「完形」,让那些还没有被发洩的情绪走完他的历程[2]。

为你点歌|未完成的爱:放下你,也放下自责的自己
图|《Letting Go》MV 截图

为你点歌|未完成的爱:放下你,也放下自责的自己
图|《Letting Go》MV 截图

不过 ,有趣的是如果情绪已经被好好的在梦里面发洩了,何以这个梦境还需要经常的出现、经常地来造访你呢?心理师哈克曾经提出一个很有趣的观点,如果有一个梦重複出现很多次,你可以想像这个梦是你的一个好朋友,他传讯息给你你都不读不回,那幺他会做什幺事情呢?没错,他为了想要你在意他、为了想让你「读」讯息,所以会不断地传给你[3]。所以我在想,会不会其中有一种可能是,这个朋友想告诉你的事情你还没有收到呢?(推荐阅读:当你终于不再抗拒遗憾,你才能超越遗憾)

通常我们在阅读梦境的时候 ,会问几个有趣的问题[4-6]:

当你对着 N 哭泣,大概是什幺样的感觉呢 ?

你心里面有什幺样的话想要跟他说呢?(把责备的内容说出来看看)

你说「为什幺伤害我?」, 如果这句话可以在讲得长一点,你会希望后面接着的是什幺?

你会怎幺形容梦里面的你?

你会怎幺形容梦里面的 N?

想像一下,如果你可以继续延续这个梦境一直做下去 ,在你哭完或者是骂完之后,梦里面的你和 N 再来的表情或者是看起来的模样,是怎幺样的状态?

关于你的梦。我的联想是(不一定是你的,所以很建议你做完上面几个问题后再进行联想),有时候我们真正愤怒的对象是自己:

气自己为何这幺软弱,受伤了还要帮他找藉口?气自己为何如此胆小,就连分开了都没有勇气去找他说清楚?气自己为何要独自承担这一切的一切?

我的感觉是,歌词的最后这里的「I'm letting go」,不只是放下当年的悲伤,放下对方,或许也是放下那个「不断自责」的自己。

或许你还捨不得放下那个「习惯自责的自己」,直到这些个夜晚你开始感到痛,试着鬆开一点点手,掌心里会有另一片天空。

相关文章